安环日报网  >  治理 > 正文

蓝天上的忠诚卫士

     武警某部直升机支队直升机一大队飞行员与特战力量进行空地融合训练。张曦 摄

    “塔台,806准备完毕,请求起飞。”

    “806可以起飞。”

  太行山脚下的武警某机场,随着指挥员下达命令,一架橄榄绿涂装的直-8WJ型直升机拔地而起,直扑机降区域。这是武警某部直升机支队直升机一大队飞行员与特战力量正在进行空地融合训练。

    这支年轻的空中力量在武警部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中应运而生,是武警部队最有科技含量、最具代表性的新型力量之一。一大队大队长韩元伟介绍,今年开训以来,他们常态化组织高强度训练,高原山谷、空地联合等高难度课目常态化展开。

    机舱内,武警某部特战小队长胡深天组织队员们对装具进行最后检查,这个特战小队全副武装,分别携带步枪、手枪、机枪、霰弹枪、狙击枪等武器装备,他们武艺精湛、本领高超,只要抵达战场,便是一把插入敌人心脏的“尖刀”。

   胡深天毕业于武警特警学院,当学员时就与武警直升机部队进行了多次融合训练,加上平时注重对国内外经典战例的研究,他深深体会到“特战+直升机”这种作战模式的优势,也把这些知识带到部队与战友们一起探讨。

    2001年11月,武警部队第一支空中力量在新疆乌鲁木齐诞生,十几年间,这支年轻的力量不断发展,圆满完成了维稳处突、抢险救灾、重大活动安保、联演联训等任务,展示了武警空中支援力量的重要作用。

    胡深天和战友们深刻地认识到,特战分队这把“尖刀”将会因为配属直升机而变得更加锋利。因此,他们倍加珍惜今年的空地融合训练,已经在地面对机降、索降、低速度掠地跳下等课目进行了多次练习。

    战鹰逐渐接近机降点,今天训练的机降方式是悬停跳下,这架重量近8吨、长20多米的运输直升机,由直升机一大队一中队副中队长张文毅驾驶,机上6片长度近10米的主旋翼桨叶和5片长度近两米的尾桨桨叶在三台发动机的带动下飞速旋转,卷起层层气浪。

    采用悬停跳下的机降方式要求直升机在不与地面接触的情况下以尽可能低的高度悬停,让特战队员在安全高度离机,这个高度对于机载仪表来说根本无法显示,全凭飞行员的经验判断。

    虽然本次训练的机降点足以让直升机降落,但是张文毅心里清楚,如果在实战中,他的下方可能是闹市区里一栋建筑物的顶部,也可能是丛林里一片松软的土地,或是山区里一面根本无法降落的斜坡,操纵稍有偏差便会导致不可想象的后果。用他的话说,就是“端着满满一碗水走路”。

    此时,高度表已经显示为零,张文毅全神贯注,不断用驾驶杆、变距杆、方向舵修正直升机姿态,让直升机在机轮离地面10厘米的高度精准悬停,特战队员们立即从舱门跳下,迅速展开战斗队形。

    “刚才你的五边下滑速度过快,由于载有特战队员,很容易出现消速较难、停立时状态较大的情况。”张文毅看似完美的飞行,还是被身旁苛刻的机长马欣然挑出了问题。作为副支队长,马欣然深切感受到培养武警部队飞行员队伍的紧迫性,因此,他和其他支队领导经常出现在飞行训练一线。在他看来,“飞行员培养周期长,而使命和任务又要求我们的力量快速壮大,这需要我们投入更多的精力在训练上。”

    2011年,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武警部队新组建多个直升机大队。

    2012年,一批来自全军的直升机飞行员换上橄榄绿军装聚集到一起。马欣然来自一支驾驶专业搜救直升机参与急难险重任务的精锐部队——原南京军区空军某搜救团,他曾参加过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其他人也同样出色,有驾驶战斗机巡防万里海疆的特级飞行员,有执行过汶川抗震救灾任务的优秀飞行员,还有众多刚从飞行学院毕业的年轻飞行员。这些“种子飞行员”被委以重任,就是要以最快速度把武警直升机部队建大建强。

    飞行员赵亮的家离机场不到20公里,他在航校学习期间各项成绩优异,毕业时看到来自家乡的部队招人,他心动了:“能驾驶直升机在家乡的蓝天上翱翔,是多么荣幸的事。”

    来到营区,本以为能戴上帅气的飞行头盔驾驭战鹰,没想到却戴上安全帽扛起了铁锹,赵亮和其他飞行员一样成了“监工”,先投身到新机场和营区的建设中。“飞行部队竟然一架直升机都没有!”为了不使飞行本领荒废,除了日常体能锻炼,他们晚上还要加班加点学习飞行技术、做计划,赵亮与其他年轻飞行员一起,想尽办法从老飞行员、航校教员那里获得学习资料。

    经过10个月的艰苦奋战,一座现代化的机场拔地而起。随后,完成接装改装任务的飞行员驾着首批3架直升机回到机场,但有了“硬件”并不等于有了战斗力。

    他们搜集整理任务区域的地形地貌、城区建筑、高速公路等与飞行任务有关的资料,再加上现地勘察,建立了一个详尽的地形数据库。与此同时,详细参阅了武警部队所参加的各项任务,探讨研究直升机在这些任务中的使用方式,编写出《直8-WJ直升机飞行地面预习教材》《直8-WJ直升机性能数据及设备使用》等教案。

    “看似简单的飞行,实际上需要我们在地面做足准备工作,这样才能确保执行任务时万无一失。”马欣然说。

    2017年,马欣然奉命执行一项安保任务,当地城区高楼林立,低空环境复杂。他和战友们驱车穿梭在市区的大街小巷,研究每一个起降场地周边的障碍物,确定飞行路线和进入航向,短短两天时间就跑了500多公里,收集并分析了大量资料,最终圆满完成任务。

    大队长韩元伟介绍说,为锻造快速出动、全域多能、高效支援的空中铁骑,承担起所肩负的使命任务,他们狠抓空中震慑、兵力投送、巡逻侦察、编队飞行等训练,大力开展人机融合、空地协调、特战小队搭乘直升机等融合性训练。

    这么多年过去了,赵亮已经成长为大队里的飞行骨干。训练的时候,他经常会飞过老家的村子,甚至能看到院子里亲人悠闲地晒着太阳,这仿佛一股无形的力量,使他不敢有一丝懈怠,也支撑着他飞得更高更远。

    “虽然离家近,但我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回家了。”赵亮说,由于平时训练任务紧、战备任务重,他很少回家与家人团聚,而每逢节假日,为了守卫千家万户的幸福,他们的战备任务总是更重。

    5月中旬的一天,开阔的机场上,一大队的飞行训练按计划展开。大队长韩元伟第一个驾驶战鹰起飞,与友机进行编队飞行训练;特战小队长胡深天带领着全副武装的队员登上直升机飞赴索降点……初夏和煦的阳光洒在一架架直升机上,机身上印着的武警部队旗显得格外耀眼。

    这一切,在塔台指挥的副支队长马欣然都看在眼里,他的心里满怀期待,“总有一天,我们会驾驶着这些橄榄绿涂装的战鹰,飞过天安门广场,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王裴楠)

编辑:刘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