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环日报网  >  历史 > 正文

孙启治读书题记

史学家周一良先生去世后,其哲嗣周启锐先生在整理家中父亲藏书时,辑录出书中一良先生的题记,以《周一良读书题记》为题,分四次刊载于2004年的《中国典籍与文化》季刊。2012年,又由海豚出版社推出单行本,受到读者喜欢。当然,如诸多读者所指出的那样,其中也存在一些文字讹误。

一良先生在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版《说文解字注》一书上题云“一九八二年一月孙启治甥自沪见寄,此书渠参与校订,始终其事,而不著姓名,噫!一良记于燕东园”。孙启治是一良先生外甥,晚号学不学生,当时任职于上海图书馆古籍部。孙先生协助整理《段注说文》,一良先生特赠以其父弢翁旧藏,并致信叮嘱道:“我甥经史子集,四部皆通,洵非虚语。究其原因,实际在小学根柢较好之故。我之所以以段注说文相赠者,于此故也。弢翁藏书由北而南,此书由我传于你,皆因‘小便能通’之故”(2001年2月7日,《周一良全集》第十册,按,此处转引自史睿先生《周叔弢、周一良的藏书、读书与著书》,《文汇学人》2016年8月12日)

在上海图书馆古籍部任职期间,孙先生除了认真完成本职工作外,潜心学术,先后出版《古佚书辑本目录附考证》(与陈建华合著,后又改题为《中国古佚书辑本目录解题》,推出新版)、《申鉴注校补》、《中论解诂》、《政论校注》、《昌言校注》等著作,整理点校了《墨子间诂》、《墨子校注》、《安雅堂稿》等古籍。故学者仲威称赞“他是上海图书馆内,继顾廷龙、潘景郑之后,旧学根底最好的一位长者”。(关于孙先生生平,参看仲威:《我们的老师走了》)

孙先生前几年去世后,藏书星散。笔者有幸购得其中很小一部分,略依《周一良读书题记》体例,以题记撰写年代为序,将书中题记整理如下,也算是对孙先生的一种纪念。

一九八三

《泽螺居诗经新证》

予治丙部,嗜之笃。于古今诸家校读丙部之作,凡所见者靡不研读。于氏昔有《诸子新证》,尝手钞所校荀、韩各条,然原书迄未获为憾。此书虽读经之作,然于文字之训诂校勘,多有精义,启人良多。目录无页码,翻阅不便,以朱笔识其上。八十三年冬,治识。

按:于省吾著,中华书局1982年11月版。《双剑誃诸子新证》大业印刷局1940年初版。1960年中华书局拟重印此书,于老“略加修订,又附以列子新证一卷”,于1962年8月印成。

一九八四

《集韵》

此康熙丙戌曹楝亭刊本,嘉庆丙戌顾千里重修本即据曹板也。顾氏重修序云朱检讨彝尊从毛扆斧季家得其传钞本,于康熙丙戌岁属曹通政寅刊之云云,即指此本。八十四年一月识于长乐路书库。

是书可当异体字典用,虽多讹传,然善事者披沙炼金,则获益良多矣。治又识。

按:(宋)丁度著,北京市中国书店1983年7月版。

《经典释文序录疏证》

标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