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环日报网  >  评论 > 正文

不必把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对立起来

“美国小学生平均每天的劳动时间为1.2小时,韩国0.7小时,而中国小学生平均每天的劳动时间只有12分钟。”日前,这组数字在网上引发热议。记者调查发现,中小学生自理能力缺失与劳动意识淡薄现象普遍存在,劳动时间、劳动能力“双赤字”情况突出。专家表示,“我国青少年劳动教育缺失问题,已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

  青少年不劳动、不会劳动、不愿劳动的现象,确实较为普遍化。比如,某县妇联对一所重点中学高一学生做过的调查显示,从没洗过衣服的占79%,不会或不敢使用电饭锅、液化气炉的占67%。留心我们身边,也可发现太多孩子不会包书皮、不会整理书包、不会叠衣服、不会缝扣子。

  但是,如果把劳动仅局限于体力劳动,或者一提起劳动就是叠衣服、洗袜子、刷碗、扫地,是不是窄化了劳动的内涵?对学生来说,当然不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应该掌握基本的劳动技能,也应该热爱劳动,这样才符合“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要求。但是,把劳动等同于体力劳动,把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割裂开来乃至对立起来的做法,显然不客观,也不可能让人服膺。

  从“人生在勤,不索何获”,到“业精于勤而荒于嬉”,从“成由勤俭败由奢”,到“一勤天下无难事”,中华民族不仅热爱劳动,更对勤劳、勤奋、勤俭有一种融入血液般的信仰。所谓的勤与劳,就包含丰富含义,既有动手层面的劳动,也有动脑层面的劳动,比如古人所称的“宵旰忧勤”中的勤、“宵旰忧劳”中的劳,就不可能只是干体力活。

  即便是传统意义上的劳动模范,所做的也不只是体力劳动。比如,一些被誉为“匠心筑梦”的大国工匠,他们让人震撼的,是对职业有热忱,对劳动有热爱,以及掌握炉火纯青的技艺。“技可进乎道,艺可通乎神。”如果只是简单重复“低级”劳动,而没有创新精神,没有日复一日的钻研,就不可能成为大国工匠,也不可能被评为劳模。

  对新时代的孩子来说,他们的视野更开阔,所承受的压力似乎也更大。这体现在脑力劳动更多样化,压得孩子喘不过气,究其因,脑力劳动有时比体力劳动更累。劳动是包罗万象的,不是只干家务才是劳动,孩子做功课也可归为劳动的范畴。干创造性的事,比如搞发明创造,也是劳动。此前,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提醒:“各地适当开展劳动教育是有必要的。但是要注意劳动的内涵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要简单理解为只有体力劳动,这是我们曾经犯过的一个错误。”观照现实,这一断定是有道理的。

  “劳动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人的健全发展”,按照这一判断,无论动手还是动脑,无论流汗还是“烧脑”,只要有益于自身的健康,有益于人格塑造,都可归为劳动。

  更应该看到,基于人类发展的大势,整个社会的体力劳动时间在缩短,特别是进入人工智能时代,很多体力工作完全可交给机器人。有人预言,随着人工智能越来越强大,50%的工作都将被人工智能取代。还有一个例证是,日前,马云参加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谈话,称自己从业25年还只会收发邮件,仍是个新人,“这个时代已经不再是拼体力,而是拼内心、拼头脑”。其实,不是说体力劳动不好,而是说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共同定义了劳动。随着时代进步,拼头脑确是大势所趋。

  时代在变,劳动精神永远不变,热爱劳动的人是幸福的,也是有充实感和成就感的。崇尚劳动,就应该反对将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相对立的观点。一言以蔽之,无论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只要动起来就值得赞赏。(王石川)

 
返回顶部